多少事 欲説還休——楊雨評講李清照(新書熱卖期間,読者均可収到百家講壇楊雨限量)

1,102円

  • 品番(ISBN): 9787302329022
  • 出版社: 清華大学出版社

カートに入れる:




■書名(中国語簡体字): 多少事 欲说还休——杨雨评讲李清照(新书热卖期间,读者均可收到百家讲坛杨雨限量)
■著者(中国語簡体字):杨雨 著
■ページ数:164
■サイズ:16开
■カバー:平装
■出版年月:2013-08-01

■内容紹介(中国語)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让一千年后的人们还屡屡忘情地追忆?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让一千年后的女人们还屡屡为她流泪叹息?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让一千年后的男人们还屡屡懊恼不已,“恨不与此人同时”,哀叹自己晚生了几乎整整一千年?

  撩开史的尘埃,让一位一千年前以才貌双全闻名当世的奇女子——李清照,在一千年后的今天,依然以她的本色真纯、以她的执著顽强,以她的铮铮风骨,也以她“高处不胜寒”的寂寞和生逢乱世的风雨坎坷,感动着我们,感动着时间,感动着历史……

■目次:(中国語)
第一讲 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美女李清照
这位古今第一奇女子,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能让一千年后的女人们还屡屡为她流泪叹息?让一千年后的男人们屡屡懊恼不已,“恨不与此人同时”,哀叹自己晚生了几乎整整一千年?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减字木兰花》

第二讲 自是花中第一流——“赌神”李清照
有人说李清照是个“赌棍”,还真不是冤枉她。当然,“赌棍”这两个字实在不大雅观,也不大符合李清照的高雅身份,我们不妨换个词,就像《古今女史》所说的那样,称她为“博家之祖”——赌博的祖师爷。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鹧鸪天》

第三讲 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风流李清照
“风流”的正解,恰应是有才华而不拘于世俗礼节,体现出脱俗的个性和气质,正如魏晋风流名士自诩的那样:“礼岂为我辈设也?!”对于真正的诗人词人而言,也许“风流”还包含了一点恃才傲物的清高孤绝。李清照,就正是这样一个有着一种“自然的风流态度”的女词人。
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点绛唇》

第四讲 浓睡不消残酒——“酒仙”李清照
在文学作品中,醉酒的女子,偏偏一个个都是风姿绰约,醉态可掬,不用说京剧《贵妃醉酒》里那个风情万种的杨贵妃,就是南朝宋武帝的女儿寿阳公主的故事,也够风雅的了。李清照比这些美女更有情调,她甚至宣称:对于优雅的女子来说,即便是端着酒杯不喝,也是别有一番楚楚动人的风情的——女子“捧觞别有娉婷”。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

第五讲 绣面芙蓉一笑开—赵明诚求婚
说不定,出身书香世家的王氏,还在怀胎十月的时候,就已经对肚子里的李清照进行着“床前明月光”的胎教了,这样的胎教以及女儿出生以后在她耳边轻轻哼唱的摇篮曲,也许成为了李清照一生冥冥中在指引着她的天籁之音。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临江仙》

第六讲 学诗谩有惊人句——慧眼识珠
李清照自己写过一篇很有名的文章《词论》,是词学史上第一篇专门研究宋词的“学术论文”。在这篇论文里,李清照将本朝最有名气的大词人几乎全部批评了个遍:柳永?“词语尘下”,太俗!张先,宋祁?“虽时时有妙语,而破碎何足名家”。苏轼?“皆句读不葺之诗耳”,那也能叫词?至于王安石,那更不行了,“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言下之意,北宋只有一个货真价实的词人,那就是我李清照!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渔家傲》

第七讲 云中谁寄锦书来——一种相思
这浓浓的相思之情,是任何娱乐都排遣不了的,赵明诚这个人,也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才下眉头”,李清照是想强颜欢笑,把因为思念而天天皱着的眉头舒展开,可是思念却又悄悄地转移到了心头。原来,这相思是无孔不入、无处可逃的折磨……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

第八讲 莫道不销魂——妇唱夫随
重阳赏菊,本是传统习俗,风流浪漫的李清照自然不会放过这赏花喝“花酒”的好时节,然而,菊花的幽幽暗香萦绕在李清照的怀袖之中,却只能更让她感叹形单影只的自己,“便纵有千种风情”,又能与谁分享呢?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醉花阴》

第九讲 柔肠一寸愁千缕——党争之祸
我们倒是很希望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夫妻生活就这么风平浪静地过下去了,我们总是很善良地以为他们一结婚,说是夫唱妇随也好,妇唱夫随也好,总之是幸福美满。可是事与愿违。实际上,李清照和赵明诚结婚后没多久,就经历了他们夫妻生活中第一次最大的考验和磨难。这次考验和磨难,足以摧毁任何牢固的婚姻和家庭。那么李清照和赵明诚,到底有没有经受考验的坚定和勇敢呢?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鹧鸪天》

第十讲 良窗淡月,疏影尚风流——因祸得福
这段隐居的日子,持续了十年,而这十年,虽然生活上处于低谷,精神上却是那么高贵、充实,是李清照婚姻生活中最幸福、最满足的十年。赵明诚为李清照31岁画像题词也就在这十年当中。做丈夫的在这个时候,才不但有闲情开欣赏才女妻子那些清丽词句带给自己的温暖,更切切实实体会到了,得到一位事业上的“同志”,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从来,知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莫恨香消玉减,须信道、扫迹情留。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满庭芳》

第十一讲 从今又添,一段新愁——新欢旧怨
无论李清照是怎样才华横溢、个性坚强的女性,爱情的失落,也一定会是她心中最深的隐痛。虽然,这种伤痛只能埋在心里,或者写进词里,隐隐的,却又是锥心的痛。在有些细心的人看来,这些隐隐的、却又是锥心的痛,在李清照自己的词里到处都有迹象可寻。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唯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凤凰台上忆吹箫》

第十二讲 赢得满衣清泪——平地风雷
如果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下去了,我们仍然可以说,虽然婚姻中有一些这样那样的缺陷,有一些令人不愉快的插曲,比如说婆家与娘家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比如说丈夫偶尔的花花心思,但这都不会从根本上动摇李清照的“完美生活”。可惜的是,这样的“完美生活”,终于在靖康元年永远地烟消云散了。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清平乐》

第十三讲 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靖康之难
经历了颠沛流离的逃亡,李清照不再是那个一味沉浸在闺房哀乐中的小女人,她见识了风起云涌的战争,感受着国家灭亡带来的人民苦难,咀嚼着逃难生活的辛酸悲苦。她的心里,装着的不再只是个人的喜怒哀乐,而是国家的命运起伏。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永遇乐》

第十四讲 吹箫人去玉楼空——丈夫去世
在含辛茹苦、孤苦伶仃的逃难生涯中,李清照最大的精神依靠,就是丈夫留下的这些收藏品,以及生前撰写的考古学巨著《金石录》。在逃难生活的短暂安顿中,她常常回忆起赵明诚撰写《金石录》的情景:每天晚上下班后,他总要“校勘二卷,跋题一卷”,共二千卷,有赵明诚亲手题跋的五百二十卷。如今,丈夫的手迹还像新的一样,可是他坟前的树木已经长到可以两手合抱了……
小风疏雨潇潇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孤雁儿》

第十五讲 物是人非事事休——再嫁风波
李清照的一生结束了,可我们心中的李清照还一直活着。那个曾经用了一生的时间“寻寻觅觅”的女子,无论她寻寻觅觅的是人间的真爱,是理想的桃源,是事业的辉煌,还是个性的自由,无论她是叛逆的坚强的,还是柔弱的无助的,我只想给心目中永远的李清照,送上两个字,这两个字,不是“才华”,不是“美貌”,不是“豪放”,不是“婉约”,而是——执著!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武陵春》

*注意*
1、表紙デザインは稀に変更の場合があります。
2、著者は同名異人の場合があります。
3、コンテンツとして提供する内容紹介(中国語)、目次(中国語)について、
書籍内容の一部になります。稀に変更される場合がございますので、あくまで参考としてご利用下さい。


wastrong template